2019抓赌新规定
返回首頁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歡迎光臨信用商城網站!

您現在位置:首頁 > 信用學堂 > 瀏覽

百行征信問世后的個人征信市場

2018-06-05來源:征信圈點擊:

  作者簡介
 
  李銘,旅美計算機科學博士,曾在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工作多年,現就職北京大數據研究院。
 
  1
 
  開篇語
 
  征信這一檔子事,似是而非的觀點或說法太多,還真的不能簡單地按字面意思去理解問題……2
 
  央行征信中心的機構性質
 
  按照老套說法,征信中心無疑算是個公立征信機構。至少在兩點特征上這個判斷是對的:其一,征信中心基于央行的金融行業監管者身份強制向被監管者采集數據;其二,征信中心是非營利的準公益機構,不參與市場競爭。
 
  然而征信中心又不同于國際上“典型”的公立征信機構。傳統上說,公立征信機構主要服務于金融監管目的,于是會有意識地向對金融穩定有較大影響的部分信貸業務傾斜,如設置交易金額門檻(雖然近年來這一特征逐漸減弱甚至趨于消失)。征信中心從一開始就是服務信貸機構(限于“持牌機構”)業務需求的“市場化”征信機構,對信貸行業內大小機構一視同仁。從這一意義上講,征信中心頗有些像依托行業協會建立的那類征信機構:關起門來為“自家人”提供一點基礎服務。
 
  3、
 
  百行征信的機構性質
 
  百行征信也挺有意思。百行征信在名義上是依托互聯網金融協會建立的征信機構,但未來百行征信在多大程度上能夠依賴協會的幫助還是個問題。根據網上的數字,目前國內P2P平臺的數量大約有一千八百多家,小貸機構有八千五百家,而經營信貸業務的互聯網金融協會會員機構目前或許最多有三百家。
 
  百行征信沒有央行征信中心“依法強制采集信息”的尚方寶劍,未來顯然不會只守著行業協會這一個飯碗,只向協會會員采集信貸交易信息。當然突破行業協會的界限并不是件壞事,征信機構建設的行業協會模式最大的缺陷本就是協會的自閉性,但沒有一個規模足夠大的行業協會站在身后,百行征信在交易信息采集上的難度增大了不少。于是百行征信還不能算是嘴里含著金鑰匙生出來的。與監管機構領導先前的說法不同,百行征信的突出優勢或許不是行業協會的支撐,而是對個人征信市場的獨占。
 
  4
 
  錯位發展?
 
  百行征信獲得時下唯一的個人征信牌照,塑造出有趣的征信市場格局。這是“一個人的武林”,是沒有對手的競爭市場。征信監管機構的領導說,百行征信應該與央行征信中心“錯位發展”。怎樣算是“錯位”?先前的說法是征信中心向持牌機構采集交易信息,百行征信向非持牌機構采集交易信息。但隨著互聯網金融監管強化,不持牌機構經營信貸業務成為歷史,“錯位發展”一說似又轉變為征信中心從銀行或信用社等金融機構采集信貸交易信息,而百行征信從小貸特別是網貸機構采集交易信息。據說還有其他幾個變種提法。
 
  這種“錯位發展”的說法當然也有點言不由衷。國務院2013年發布的《征信業管理條例》中說:“從事信貸業務的機構應當按照規定向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提供信貸信息。”這里可完全沒有涉及牌照的事。于是征信中心有法規賦予的權力向任何類型的機構采集信貸交易信息,雖然這種權力不是排他的。同理,百行征信作為持有征信牌照的機構,應可以同包括銀行在內的任何機構協商獲取信貸交易信息。于是“錯位發展”的說法只能看作是監管部門的一個“友好提議”,而征信中心和百行征信都有權自由選擇接受這個提議,或不接受這個提議。
 
  5
 
  持牌和不持牌
 
  先前考慮持牌和不持牌的市場區分方式,并不是在簡單地劃分勢力范圍。對于持牌機構,在數據質量管理、查詢管理和信息安全等方面可以較多地借助監管方面的幫助,而對非持牌機構則主要依賴市場手段,二者之間有很大不同。
 
  現在沒有了持牌與否的區別,征信中心與百行征信之間的市場分割也許可以更多地按照兩個機構的不同特點來考慮,即征信中心將信息采集成本較高的那部分市場交由百行征信去做,自己保留業務體量相對較大、對于金融穩定有較大影響的部分,兩家機構合力,力爭在最短的時間內實現對中國信貸市場的交易信息全覆蓋。這也許粗略地對應于銀行類機構和小貸類機構的區分方式,但允許存在重疊。有一點點競爭總是好事。未來百行征信羽翼豐滿之后,市場范圍無疑會擴大。
 
  說到底,百行征信是家以贏利為目的的商業機構,只要其經營行為有序合規,便不應阻止它擴大自己的業務版圖。當然也不能排除,到了那時候,監管部門又有了新的想法。比如多發幾張牌照什么的。
 
  6
 
  信息采集
 
  如果使用共同或高度接近的信息采集規范,一家信貸機構向多家征信機構報送交易信息并不增加多少成本。在國際征信行業中這是常見的一種業務實踐。中國未來的信用信息市場上,某些信貸機構同樣可能會選擇同時向央行征信中心和百行征信報送交易信息。
 
  然而如果未來征信中心擴大向小貸機構采集信息的規模(目前征信中心已經向幾百家小貸機構采集信息,并通過上海資信可獲取幾百家網貸機構的信用信息),信貸機構向百行征信報送信息的誘惑力相對說會小一些,因為在未來征信中心提供的信用報告中可能既包含小貸機構的交易信息也包含銀行信貸的交易信息,報告價值會高得多。
 
  于是,為了保障市場活動的公平性,征信監管部門應努力規劃征信中心和百行征信之間合規有序地實現信息共享。很顯然,信息共享這件事沒有監管部門地積極推動,是“絕無可能”做成的。
 
  7
 
  百行與“八家”
 
  聽到關于百行征信與“八家試運營個人征信機構”(下簡稱“八家”)之間互動關系的一些不同說法。在這里不妨替百行征信設想一下潛在的選項有哪些(股東關系不做討論)。
 
  數據和團隊是“八家”的兩塊重要資產。不排除百行征信可以設法從“八家”聘用一些技術骨干,但從“八家”收購完整技術團隊的可能性應該很小。在數據方面,又有存量數據和新增數據的問題。如果“八家”如監管部門所說不能再運營征信業務,將滿足百行征信要求的部分存量數據賣給百行征信不失為止損的措施之一,無論作為現金交易還是折算為股本。至于新增數據部分,“八家”能起到的作用不大,因為百行征信完全可以越過“八家”,直接向數據源機構采集數據。由于信用交易數據采集屬于征信業務范疇,“八家”在沒有獲得征信牌照的前提下實際上不可能作為上游廠商向百行征信提供新增數據采集的服務。
 
  一種潛在的合作方式是百行征信通過外包的形式將部分信用交易信息采集工作交給“八家”中的某個或某些合作伙伴去做。應該說,這種合作方式僅在外包出去的業務對百行征信有明確的商業價值時才有意義。例如,如果某些信息的采集涉及大量線下操作、人工操作或需要特種采集渠道時,百行征信自己來做可能得不償失,于是以合適的價錢外包給更具優勢的團隊去做可能屬于合理的商務決策。
 
  看到有媒體說,百行征信如欲從“八家”獲取信用交易數據,將面對更改信用主體授權的問題。一般而言,這不大可能成為一個障礙。如果“八家”(或目前市場上的其他個人征信機構)持有的信用交易信息原本就沒有信用主體授權,采集這批數據違規在先,放棄也就罷了(不排除信用主體為保留自己的信用歷史,主動要求追補授權)。
 
  如果先前已經獲得了授權,很難想象任何信貸機構會天真到在授權文件中注明具體的征信機構名稱,故不大可能存在需要更改授權的問題。征信信息一定是全行業共享的。任何授權都是面向行業的授權,不是面向特定機構的授權。這是行業實踐的基本法則之一。
 
  有人對于擁有“八家”股東的百行征信有種不切實際地期望,認為“八家”可以將各自持有的“大數據”信息例如電商信息或社交媒體信息等交給百行征信使用。有這種想法的人可能受了“大數據征信”的蠱惑。
 
  采集非信用交易信息,即便是出于信用風險評估目的,并不是百行征信的中心使命。監管部門賦予百行征信的使命是協同央行征信中心將信貸交易信息完整收集起來并報告出去。未來不排除百行征信在做好自己的主業的同時經營一些數據服務業務,包含非信用的“大數據”服務業務。
 
  我相信如果百行征信想使用阿里的電商信息或騰訊的社交媒體信息,也需要真金白銀地去買,而沒有什么后門或捷徑。征信機構使用“大數據”需要完全不同的商業模式,需要很多創新。
 
  至于“八家”的未來,如果無法獲得其他類型的征信牌照(所謂的“專項牌照”是個挺奇怪的東西),我倒覺得不妨將業務方向轉到信貸之外的其他數據服務甚至信用信息服務領域中去。雖然《征信業管理條例》在這一點上沒有說得太明白,我相信監管最終會同其它許多國家的做法類似,將焦點集中在“影響消費者重要利益”的領域上去,而將其他領域視同數據行業,納入另外的監管框架去考慮。
 
  8
 
  結語
 
  在過去的十幾年中,央行征信中心在我國信用體系建設方面厥功甚偉,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百行征信在很多方面可以向征信中心學。但百行征信不應忘記自己是家追逐利潤的商業化機構,在經營決策上則應該跳出束縛征信中心的一些框框,不要把自己變成征信中心“第二”。在這方面,希望有豐富的市場經營經驗的“八家”股東能多給百行征信一些幫助。
 

主辦單位:商城縣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承辦單位:信陽綠盾征信有限公司
備案號:豫ICP備16022488號

2019抓赌新规定 70173560963879381279703703677901185409830709105878445469463793344969089658942715857614374560545636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